郎咸平:个人品牌如何建立

   郎咸平先生在上海东方卫视第一财经的财经郎咸评节目的酬劳是按照分钟计算的,字字如白金一般。这让国内的学者们叹为观止了,有人反对,有人认同,不管怎 样,这位善于把知识拿出来当枪使的教授给沉闷的讲究秩序和道理的大陆同行们上了一课:哦,知识原来可以这样发挥作用的啊!

 

  一头标志性的“郎式白发”,简单的白衬衣黑西裤却掩不住郎咸平特立独行的气质。他愤怒的表情,夸张的身体语言,都给公众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违法乱纪,胡作非为”,是郎咸平给问题民企的八字断语,虽然显得尖刻,但是直指核心。

  犀利、直接、简单是品牌建立认知区隔的前提三要素。很多人也谈了这些问题,可惜,没有坚持下去,前怕狼后怕虎,在放大品牌核心价值的时候却搀进去很多水分,结果反而让人看不到原本的价值了。放大的是价值,即品牌主张要保持统一。

  郎咸平舌战十大投行、炮轰德隆、调停仰融案、三叩TCL、四问海尔、七敲格林柯尔,让世人看到了一个善于制造新闻事件的财务学者如何成为名扬天下的公 众人物的轨迹。郎咸平每次“作秀”都为他赢得了更多美誉,也让公众知道了更多真相,甚至让其他学者看到学术原来可以这样传播。

  同样令大家记忆犹新的是,他那些充满数据和术语看上去不太容易明白的研究结论,就是那些让知名企业家坐卧不安的论断,在一年后的夏天,竟然陆续兑现。 这就是品牌的诚信度问题了。一时出名很容易,找个事件炒起来就可以了,但是难的是总是找这样的事件,而且是用一样的理论体系去轰击之,这也是品牌的价值应 规避稀释的问题。曾经也有那么多人持反对意见,但事实证明郎教授的论断是正确的,这其实是增加了品牌的美誉度,现在已经没有几个反对声音了,说明品牌覆盖 能力加强了。

  在去年,一度关于他的性格、他的习惯乃至他的生平,出现在各色媒体上,被过度阐述,甚至让人产生审美疲劳。但是,这个中学的差等生,这个孤独而狂狷的 人为什么能够撼动这么多企业,他又是怎么样练就出了这样狠辣的目光?他仅仅是为了沽名钓誉才一再语出惊人?我们可以不喜欢这个人,但是,确实无法绕开他提 出的这些尖锐提问。郎咸平虽善于炒作自己,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若无一点真货,仅放空炮不可能有如今声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张文魁近期撰文反对郎咸平观 点,但他也表示,“至于学术问题,我对郎咸平在公司财务及公司治理方面的研究还是比较尊重的,他的确在这方面有很深的研究。”

  品牌要具备实际载体,而这些实际载体往往和一般的载体没有什么差异,不同的仅仅在于这个载体提供了别人无法回避的关键需求。你胡说八道一通也可以炒作出名,但不可能建立长久品牌。而且根本就不可能生成溢价的能力。

   “我们这一代人不懂法制,也没有良心。”“民营企业家看到我都像看到鬼一样。”他说,中国盲目引进西方的资本主义,却没有把西方经济的基本精神:对国家、对老百姓的信托责任引进来。

  他不改“杀手”本色,马上对国企老总提出了尖锐的批评:“我们的企业家做得不好就怪体制,做得好就是个人功劳,对国家和人民完全没有信托责任,这是一群没有信托责任的国企老总。”“信托责任”就是平时老百姓说的“良心”。

  郎咸平:中国目前不缺法律,而是缺少执行。政府要推动法制化建设,就是要加强执法力度。我就是希望到处演讲,把这个问题跟更多的人讲清楚。

  品牌不但要改变老的做法和经营思路,更重要的是找到正确的有效的经营出路,只破没立的品牌只能带来负影响和成本。找到目前的问题并给出解决的办法是郎的品牌更显丰满和立体了。

  可以预见,郎带来的是一种知识使用方式的革命,以后可能出来很多郎咸平,这是品牌跟进,但是,如果还走郎的老路,批这些东西肯定不行了,应该根据自己的知识结构去找另外的黑洞。这是品牌跟进并放大,只跟进没有出路,“行而不远”。

  郎咸平现象,即是他横刀立马、东突西撞引起天下大哗的现象,也是他的这一不安分所暴露出来的中国经济和社会现象。

  不患寡而患不均,乃是千百年文化传承烙印在中国人骨子里的公平理念。郎咸平抓住这个问题大做文章,自然是得民心者得名声,在公众中获得极高的支持率。存在并非合理,总要有人出来指出真相──其实有人动了我们的财富。

  朗咸平的出现确实给内地经济学界一个震动。震动在哪呢?在于他实事求是、凭数字说话。这种学风是我们很多经济学家所缺少的。郎咸平提出一个‘公有制与私有制’这样一个世界性的问题。

  品牌要具备放大的基础,如果开始就钻进一个细分市场中,做细分产品类别的话,那么即使再好也没有多大用处,郎找到的正是一个具备放大根基的价值点。规模和利润同比例放大。

  经过几年来的连番恶斗,郎咸平教授已名利双收。他已经以案例方式编写了《整合》、《运作》和《操纵》3本畅销书,“还打算出一本《揭底》,或许不叫这个名字,但大概是这个意思”。

  品牌站稳脚跟之后,一个是要横向扩张,寻找新的盈利点,另外一个就是纵向整合,固化、深化品牌印象。郎以后肯定还会找另外一些变革黑洞批驳,他的书实 际上是在对以前的品牌长城进行固化,郎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而是一种社会公共现象或者符号了。提到这件事情就肯定要说朗咸平,就象一提起啤酒大家就想起百 威,一提起二战就想起美国大兵一样。

  这样,品牌就算真的炼成了。一个知识的先锋正在变成一个学术的大佬。

 

    来源:博锐管理在线 作者:林文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